首页 > 时事 > 百年风雨报国路 逐梦扬帆再启航

百年风雨报国路 逐梦扬帆再启航

2019-10-24 16:03:48

南开大学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光明中国

南开大学图书馆。光明中国

南开大学主楼。光明中国

十月的金秋,天空晴朗。

在渤海沿岸和天津白河岸边,一所雄伟的大学迎来了她的100岁生日。

“爱国主义是中华民族的民族心脏和灵魂。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首先必须培养学生的爱国主义精神。“2019年1月17日,总书记习近平来到天津南开大学进行调查研究,并高度赞扬了这所百年大学,它一直在为爱国主义和不断上升的公共权力而奋斗。

它始于国家危机,诞生于“五四”风暴。从1919年到2019年,历经百年艰辛的南开大学,一直努力从一所不知名的私立大学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其独特的“公共能力”座右铭、潜心务实的南开气质、“了解中国、服务中国”的学术传统、“爱中国、振兴中国”的宏伟抱负和杰出的青年精神赢得了世界的尊重。

南开的百年历史丰富了中华民族的精神和完整。在过去的一百年里,她的爱国情怀没有改变,她的教育没有改变,她的青春本质没有消失。它值一个世纪和一个新世纪。她不断创新,追求卓越。她正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破浪前进。

1.爱国主义在过去的一百年里没有改变。

南开人民的梦想是建设一所世界一流的大学,培养“了解中国,服务中国”的一流人才。

梁启超说:“唤起我国四千年的伟大梦想,真正始于1894年的战争。”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清政府损失了许多战争和许多损失。它失去了主权,放弃了领土以支付赔偿。1894年,在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中,一度以东亚闻名的北洋海军师被彻底消灭,清政府苦心经营的数千里海防轰然倒塌。西方列强立即掀起瓜分中国的狂潮,中华民族正面临亡国和灭亡的危险。

1898年7月,在北洋海军同济舰服役的张伯苓陪同清政府官员到威海办理验收交接手续。他目睹了“国旗三变”的屈辱场面:黄旗升起前太阳旗降下。仅仅一天后,黄龙旗降了下来,米旗换了。结果,渴望为国家服务的张伯苓义愤填膺,回到了祖国。这也是一次历史性的相遇。那年的11月28日,38岁的严秀雇佣了22岁的张伯苓在博物馆教书。当国家处于危险之中,国家也处于危险之中时,他们有着同样的感觉:“如果国家在这一点上很虚弱,它就不会增强自己。Xi正在努力生存。自我强化的方法在于教育。”此后,一位晚清学者和一位海军军官从私立学校的“严格学校”改革开始,先后创办了南开系列新教育学校,从而为国家开启了一个百年人才培养和教育的传奇。

1919年,南开大学在风雨交加的五四运动中成立。爱国斗争的洗礼使她深深植入了爱国主义的基因。"不要以成为高级官员和贵族为目标,而要以成为爱国者为目标。"这是学校之父严修对所有南开学生的希望,也是南开大学爱国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开始。

五四时期,南开的第一个学生周恩来在天津领导爱国运动,被反动宪兵逮捕。尽管学校被迫让他退学,严修还是设立了一项特别奖学金来帮助他出国学习。即使在得知周恩来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严修仍继续提供财政支持。严修和张伯苓创办南开培养“爱国者”。在他们眼里,周恩来永远是南开的“最好的学生”。后来,周恩来在接受天津英文报纸《华北之星》记者采访时说:“我在天津南开中学和大学学习。学校有严格的教学和活跃的课外活动。我参加革命受到南开教育的影响。”

南开百年历史中有36位著名烈士,包括马军、于方舟、陈镜湖、何茂勋、刘玉范、袁咏仪和郭永怀。他们为南开的爱国斗争谱写了辉煌的篇章,献出了自己的鲜血和生命。

南开自成立以来就被确定为“私有和非私有”,要求南开人民以留住大公和为国家服务为己任。南开大学也是“一所以解决中国问题为教育目标的大学”。它的学术愿景从未离开过这个世界。

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面对日本侵略者,南开人民成立了东北研究院,在东北三省进行实地研究,并为大学、中学、女子中学和小学编写了教科书《东北地理教科书》,揭露日本军国主义者阴谋东北的野心。“不到东北,我不知道中国的宽度。直到我到达东北,我才知道中国的危机。”张伯苓在1927年带领老师和学生去东北时说的这句话被印在《东北地理教学手册》上,以警示人们。

1928年,南开经济研究所立足国情,发布了国内外著名的“南开指数”。这一非官方经济指标不仅成为当时政府决策的重要参考,也为国际学术界研究中国经济提供了权威数据。由何莲和方先庭领导的南开经济学家也创办了《大公报经济周刊》,该周刊撰写文章揭露日本经济危机的转移。

南开大学应用化学研究所与天津李咏碱厂、李忠酸厂等国有企业密切合作,打破日本对华北酸碱行业的垄断。

1935年9月17日,在新学年的“启动”期间,张伯苓问了所有老师和学生三个引人注目的问题:你是中国人吗?你爱中国吗?你喜欢中国吗?听了演讲的师生大声回答,爱国主义战斗精神越来越振奋。

侵略者非常痛恨这所中国创办的大学和爱国抗日根据地。1937年7月29日清晨,日军野蛮炮轰南开学校,企图“摧毁它的历史和灵魂”。当时,“桃源仙境”成了一片废墟。当时,张伯苓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次敌人轰炸了南开,被摧毁的是南开的物资。南开的精神将会受挫,变得越来越激动。”被迫向南移动的南开与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联合组成西南联合大学。它坚定、坚定、稳健,为中华民族的生存和文明的点燃,谱写了中国高等教育史上辉煌的篇章。

战争期间,许多南开人参军,上战场寻求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在和平时期,南开学生群体继承了前人的传统,用笔参军,投身国防事业。十八大以来,近40名南开学生应征入伍。2017年9月,包括参军的阿沙尔·努尔泰在内的八名学生收到了秘书长习近平的答复。习近平总书记鼓励他们,“我希望你们珍惜穿军装的机会,在实现强大军队梦想的伟大实践中洒下你们的鲜血,在军队的大舞台上展示你们的才华,在军营的大熔炉里炼成钢铁,谱写出辉煌无悔的青春篇章”。

2.经过一百年的培养,一个人的思想起初不会改变。

张伯苓曾经说过:“南开学校是因民族灾难而创建的,所以它的宗旨是纠正当前的问题,培养人才以救国。”要想纠正当前的弊病,中国必须创新。为了培养人才,拯救国家,我们必须大力培养新一代的人才,他们不仅热爱祖国,为人民服务,而且能够建国创业。

南开的校训为社会所熟知,受到学术界的高度赞赏,它不是在建校之初就制定出来的,而是在30年办学实践的基础上浓缩而成的。1934年10月17日,张伯苓在南开学校成立30周年之际正式宣布,南开学校以“允许公平能力,与时俱进”为校训,致力于培养学生热爱祖国、热爱群众、服务社会的公共道德。

这个校训是独一无二的,令人耳目一新。它指出了“愚蠢、软弱、贫穷、不团结和隐私”时代的社会弊病。它旨在通过南开教育治愈国家的重病,为建国创造人才,同时鼓励南开人民自立自强,不断奋斗。“工能”的座右铭就像一座灯塔,指引南开教育和所有南开人的方向,自信而坚定。

为了实践“公共能力”的概念,张伯苓总结了一套培养学生成才的训练方法。这些包括:重视体育运动;促进科学;团体组织;道德修养,特别强调学生必须具有爱国精神和爱国技能。

在南开,除了大师们的学术报告和科普讲座之外,活跃的知识竞赛、社会实践和校外民主治理,体育和戏剧已经成为教育新人的有效途径。

在“强国必先强其种,强国必先强其体”的体育理念和“德、智、体齐头并进”的教育理念指导下,学校形成了浓厚的体育氛围。以“南开五虎”篮球队为代表的一大批强队和优秀运动员涌现出来。他们获得了许多奖项,并对远东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导致了天津乃至中国现代体育的兴起。张伯苓也被称为“中国奥运第一人”。

早在1908年西方戏剧首次传入中国时,南开学校就开始编纂和演出戏剧,以改善气氛,批评当前的弊端。它已经持续了40多年,在国内外演出了264部著名的自创剧目,使它在华北地区闻名遐迩。曹禺、黄宗江、张平群和鲁人(吴波)等许多剧作家都先后接受过训练。

正是在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全面发展理念下,学校形成了“爱国、奉献、创新、幸福”的优良传统。人才培养质量一直是一流的,涌现出了以周恩来、吴大猷、陈省身、曹禺、刘东升、吴文俊为代表的一大批优秀人才。其中,不仅有杰出的政治家和科学家,还有杰出的教育家和艺术家。

新中国成立后,学校在指导思想上继续重视学生德、智、体的全面发展,强调基础理论教育,坚持“培养德才兼备的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的人才”。改革开放以来,南开大学继续贯彻党和国家的教育方针,发扬优良传统,逐步形成了全面发展的人才培养新模式。

道德是培养人的第一件事。南开大学秉承校训精神,努力培养师生树立“大公”的情怀。南开每年对新教师、新导师、新教授进行师德培训,组织海归和中青年学术骨干开展国情调研,努力打造“理想信念、道德情操、扎实知识、仁爱”的优秀教师。

在南开,还有一个由所有学生担任“评委”的奖项,“好老师好朋友奖”南开老师把赢得这个称号视为最高荣誉。“作为一名大学教师,我们肩负着向社会输送高端人才的使命。除了传授专业知识,培养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更为重要。我们必须向社会传递的是推动社会历史前进的“红色力量”。第七届经济学奖得主、经济学院教授戴金平说。

南开的学风以严谨著称。当学生在学习中作弊或不及格时,他们经常辍学。曾经有一个有3000多名学生注册的本科班。四年后,526名学生没有获得学士学位。2006年,南开大学关闭了28名多年未毕业的博士生,打破了中国博士生教育零淘汰的做法。南开大学在长期的教育实践中,形成并坚持了深厚务实的学术品格和民族精神。南开人民愿意孤独、踏实、勤奋地学习,他们的学风、教学作风和校风受到了广泛的赞扬。

南开非常重视发挥社会实践在培养学生爱国主义中的作用。1999年,南开成为第一所实施“中国青年志愿者扶贫接力计划”研究生资助小组项目的大学。迄今为止,它已招募了200多名研究生志愿者,在甘肃、新疆、西藏等地开展支持服务,为西部地区的教育发展贡献了自己的力量。20年来,南开研究生教育支援团成员在艰难的环境中,做出了不懈的努力,丰富了经验,磨练了意志,提高了才干。在发扬“了解中国,为中国服务”的优良传统的同时,他们也把爱国主义和爱国主义写进了扎根人民,为国家作出贡献的实践中。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南开探索并形成了一种师生(学生一起学习,同龄人一起交谈)社会实践育人的新模式。在生动的实践中,南开加强了对国家的情感认同和爱国主义的坚定信念。在2018年“知行南开”暑期社会实践中,5200多名学生和100多名教师组成了500多个实践团队,深入基层,或宣扬新时代的新理念,或以专业知识服务地方发展。

南开大学成立至今已有100年的历史,并授予第一批杰出校友荣誉称号。刘国光、刘心元、蔡美标、王子坤、卓任茜、邝听云、姚守卓、严德岳、姜伯举等20位学术界公认的顶尖学者获得了荣誉。他们长期致力于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为国家发展和社会进步做出了突出贡献。他们是南开校训精神在新时期的践行者,也是后代学生努力奋斗的榜样。

允公平的能力,日新月异,百年南开,教育之初的心更加坚定。

3.青春的精神永远不会在一百年的旅程中死去。

南开作为聚集优秀青年的高地,一直充满活力。南开作为培养创新人才的摇篮,始终面向未来。

什么是青春?一天天过去!这是南开不断自我完善和经历更多挫折的集中体现。在任何时候,筹集资金都是一个大问题。从20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末,后人收集了3000多封张伯苓的来信,其中绝大部分是张伯苓写的,请求各界的帮助和捐赠。尤其是在南开大学早期,学校经费的很大一部分来自军阀和政治人物。南开学生对此曾有过一些抱怨。张伯苓回答说:“美丽的花也可以用粪肥来栽培。”南开大学的财政经常低于收入,但在人们眼中“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张伯苓这样解释:教育机构的账户应该出现赤字。如果任何学校当局年底在银行账户上有余额,这证明他是一个守财奴,因为他不能用这笔钱做更多的好事。“南开更长!很久了。很久了。日本和日本都是新的,所以南开的“南”可能是困难中的“难”,但南开需要“越来越努力”和“努力工作”...

“所谓快速变化,不仅每个人都应该能够接受新事物,而且要成为新事物的创造者;我们不仅必须能够赶上新时代,而且必须走在时代的前列。”这是张伯苓对校训中“日新月异”的清晰解释。

1928年,南开大学的教学改革引起了全国的广泛关注。“先去美国,在美国呆上23或34年,得到一个ee,我,等等。所以我穿上洋装,带着两个笔记本回家。我当过大学教师...手里拿着他从国外带来的钞票。”本文来源于南开大学商科学生宁恩成1928年11月在《南大周刊》上发表的一篇题为《再教育》的文章。文章指出了中国高校抄袭西方教学机器、脱离社会现实的现状。宁恩成的文章发表后,南开师生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张伯苓创立南开以来,教育与中国国情和社会现实相结合一直是他的哲学思想。“外国学校不能拒绝接受水土”——1928年春,张伯苓主持制定了《南开大学发展规划》,明确提出了“本土化”的办学方针。所谓“本土化”,就是学习“关于中国问题的科学知识”,培养“解决中国问题的科学人才”。简而言之,它意味着“了解中国,服务中国”。南开由“外来”向“本土”的转变,也是对“日新月异”的彻底改造。

大学的生命力在于其学科适应社会需求的能力,而其教育质量在于其学生适应社会需求的能力。20世纪二三十年代,南开大学成立了东北研究所、经济研究所、应用化学研究所、化学工程系、电气工程系、经济研究所等直接为社会服务的部门和研究机构。人们公认南开大学是第一个营造独特氛围的大学。改革开放初期,南开采取了“人少我精”的方针。我有勇气第一个建立社会急需的应用学科,如金融、旅游、生物化学等。20世纪80年代,南开大学是中国第一所与加拿大约克大学联合培养研究生的大学,开创了中外合作办学的“南开-约克模式”,为国家培养了大量高层次的管理人才。2002年,他参与建立了中国亚太经合组织研究所,并为中国多年来参加亚太经合组织会议提供咨询报告。2018年4月,中国第一个马克思主义社会学研究中心成立。2019年9月,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共同建设南开大学21世纪马克思主义研究所...南开大学在不断变化的精致中不断散发着青春的力量。

青年精神也通过“南开先生”的言行传递给了一代又一代南开学生。

著名经济学家、翻译家杨靖年70岁时学习法语,88岁时写了20万字的专著《论人性》(On Human Nature)。90岁时,他翻译了世界著名经济书籍《国富论》的74万字。一百岁时,他写并出版了27万字的自传《齐一书报》。105岁时,他听写了10,000多个单词的变化,并重印了《论人性》。他用毕生的追求来诠释南开人民坚定的信念和永恒的青春精神。

著名无机化学家沈潘文在他101岁的生命中站在讲台上将近70年。他90岁时仍在教本科生,因此创下了“中国任职时间最长的化学老师”的纪录。81岁时,他领导团队,花了3年时间研究和开发电子教材《化学元素周期系统》(Chemical Element Periodic System)。2001年,该成果获得国家优秀教学成果一等奖。

中国古典诗歌大师叶嘉莹一生颠沛流离,饱受苦难,但他传播中国古典诗歌的初衷并没有改变。他仍然坚持为95岁的学生讲课。抢救和推广传统诗歌朗诵,整理多年的演讲录音,出版有声读物,向儿童教授古诗...这个瘦瘦的南开先生很忙。

73岁的数学教授顾培几十年来一直坚守自己的本科平台。他的“数学文化”课很受欢迎,每次下课都会受到欢迎。作为第一名,他连续五年获得五个方面的国家教学成就奖,一等奖和四等奖。这个国家奖项每4年评选一次。连续20年,顾培都在榜上。这在全国所有的学院和大学中是独一无二的。

周齐林,中国科学院院士,南开大学化学教授,2018年国家教学模式,被媒体称为“院士和教育者”。从他来到南开的那一天起,他就承担了20年来教授本科生和研究生等“有机立体化学”和“当代化学前沿”的任务。他的课清晰简单,甚至连没有有机化学基础知识的学生也能理解。尽管取得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成就,周齐林仍然认为自己是一位更重要的老师。

十咦,一万根春秋的柱子。南开大学成立一个世纪以来,已培养各类学生20多万人,成为中国高水平人才培养、高水平科技创新和高质量社会服务的重要基地。

在百年庆典之际,当年遭到日军轰炸的秀山会馆、木寨会馆和思远会馆在南开大学津南校区重建并竣工。它们承载着南开人民最珍视的精神传统,也代表着这所常青大学的无声誓言:

经过一百年的风雨,为国家服务的道路将再次起航。

(记者陈建强·刘茜、记者吴俊辉、马超)


500彩票


上一篇:超萌天团为国庆生!7只新生大熊猫拼出70图案
下一篇:向时代楷模黄文秀学习